抢项目没底线、创业者融资效率更低 – Pre-IPO市场素描

“知名基金看好的项目,随时可能被其他基金抢走,不管什么背景,不管基金大小,有的基金抢起来根本没底线,所以,好项目随时都会被抢走。”众合资本曹越告诉投中网记者。

2017年5月底,减持新规推出,多位投资人士表示这将有利于将引导PE机构转向价值投资,Pre-IPO市场也可能有所冷静。

自2016年下半年,外汇管制导致资金难以出海投资,加上同时国内创业板、主板市场IPO审核提速,退出周期短让大量资金迅速涌入中后期项目的投资,从而造成一系列弊病,如投资方对项目的激烈争夺导致估值严重虚高、创业者难以拒绝高价诱惑接受不专业的资金导致退出受阻时的纠纷、知名基金不得不对交易更加保密和谨慎和大量中小型基金被迫走向转型等。

“从减持新规政策出台至今,目前来看市场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可能是因为时间太短,一级市场的反应可能会有一个滞后的过程,也可能是一级市场资金投入太多。从最新的数据看,仅仅产业基金就已经突破万亿了,所以对政策的敏感性还没有到时机。”金茂资本创始合伙人许颙良向投中网记者表示。

新规的成效还需时间的验证,但前期已经进入的大量高价资本还给一批待上市项目留下了隐患,但同时也让中国的股权投资越来越注重深耕产业链和更加重视资源整合与投后服务。

项目随时会被抢

“前段时间我们曾接触到一家医疗器械类公司,估值4.3亿元,虽然我们投委会认为这个估值偏高,但仍在评估价格体系认定的范围内,所以顺利过会。没想到的是,后来接触这家企业的投资机构很多,估值一下变成了6亿元。”许颙良告诉记者。

历史总是相似的,这样的资本环境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2010年,创业板IPO风生水起,一个“全民投资”的时代随之到来。彼时的资本市场,除了传统的外资基金以及国内高净值投资者之外,政府、大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成功创业者个人以及一些高净值人士个人的资金纷纷进入VC/PE领域,大大冲高了投资的成本。

但是,“现在的资本环境几乎比2011年的时候还要疯狂,有些基金抢起项目来实在是没有底线。”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告诉投中网记者。

“大家所有的项目都是在市场上,都在抢。我这两年也做了一些交易,做的过程中就有不同的基金来跟抢。他不会跟你谈企业的方向、未来,更多的是这个基金给你什么样的价格,在这个基础上加价让我们来投。”曹越说。

据曹越透露,2016年众合资本与同创伟业曾合作做了一个项目,中间遇到各种各样的基金干扰创业者的判断。所以,众合资本与同创伟业只能不断地调整其投资模式和投资结构,同时估值也在不断地调整。

一位国资背景的基金管理人告诉投中网记者,“现在老是在谈估值,这个估值不就是大家抬轿呼喊变得虚高的吗?估值就是你未来的收益回报,这个是最根本的。”

其实竞争一直都在,现在的问题主要不是“抢”,而在于没法讲道理的抢。

“以前也会有抢的时候,但是来抢的也是同行的竞争。比如红杉中国、IDG、君联资本等一些知名基金也会有竞争,但是大家拼抢也是正大光明,因为大家投资的理念、模式、交易的结构都是一样的。但现在面对的基金是没有任何底线的,没有任何理念可言,你没办法跟它讲道理。”曹越告诉投中网记者说。

在曹越看来,对于这些疯狂抢项目的新投资者来讲,如此不顾风险应该是对项目过于乐观,尤其是在估值层面,所以带着赌一把的心态。

“不过,减持新规的实行,可以让这帮疯狂抢夺Pre-IPO项目的基金冷静一下了。”许颙良表示。

谁在疯抢

“最疯狂的往往是新成立不久的基金,有刚成立的,有成立一两年的,至多是成立了两三年的。”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告诉投中网记者。

这位投资人介绍,有些新基金因为没品牌,也没有什么项目渠道,只能靠朋友介绍。所以,一旦在市场上看到一个项目,尤其是发现这个项目有专业人士或专业基金要投,他就会立刻去抢。因为他认可专业基金在企业未来方向上的判断,因此,他就专盯着这类项目争抢。而抢的手段不外乎就是提高价格。

“在外面的时候,我经常换到一些新基金的名片,也有很多人要微信,要搞投资一块合作,我对他不了解,不知道怎么合作。他的投资模式、投资理念,包括基金相关合伙人的性格,以及投资流程。后来有所了解了之后发现,有的基金的投资流程根本没有底线。”一名投资人向投中网记者透露。

这位投资人试着和一家新人民币基金合作过一段时间,过程非常痛苦。

“他对项目的理解很初级,甚至有时候根本不了解项目,所以,无法沟通。但是在设计交易结构的时候,因为他担心出现风险,因此,会把交易结构设计的非常复杂。再者,他不了解企业,对创业者也没有最基本的信任,所以,就通过交易结构来进行捆绑。”这位投资人表示。

此外,这类基金往往对风险的承受能力很弱,也没有方法去调整风险的安排。所以,这种基金施加给被投企业的压力就会很大。“因为抗风险的能力太弱了,一点风吹草动都受不得。其实企业本身在发展过程中会面对市场问题、政策问题、团队效率问题等都很正常,它都要去面对这些问题,很难控制好,但这些基金受不了这个风险,就会格外的紧张,被投企业在融资后就会面临很多难题。”上述投资人表示。

潜在问题重重

“对很多创业者来讲,他在融资过程中很难分辨哪些是专业哪些是非专业的投资方,一旦选择了不够专业的机构,后面在交易里就会有很多问题出来。因为虽然表面上大家的协议都一样,但对协议、权益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在这个过程里,确实让创业者在选择投资者时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曹越表示。

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一些不必要的交易纠纷甚至导致交易失败。

创业者在融资的时候很多都不够理性,没有一定的专业判断力。尤其是在价格上,不是价高者就能给你带来更大的价值,反而是掩藏着很大的一些危机。这些基金在投资风险上不像专业基金的抵抗力那么强,所以,其实这种基金往往风险压力很大。

“这类基金一般都特别急躁,不但是对Pre-IPO的项目,即便是对一些发展期的项目也很没有耐心,比如对赌三千万结果只完成两千五百万,一般的专业基金就会很满意了,因为没有相差太多。但是对于那些没有抗风险能力的基金来说他就很不满意,就会要求执行对赌条款,要求惩罚创业者。”一位投资人告诉投中网记者。

还有一些项目,不专业的机构觉得投资后一段时间还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就开始着急要退出,企业没有增长就要求创业者回购等有很多要求。他不在乎企业没有达到融资时的承诺,是因为行业的政策问题,还是其他因素,也没有耐心再给企业一些时间,只是焦躁地要求退出。

“反正不管什么估值都要投,后来就又急着退出,因为在之前的协议里这些机构已经设计了各种各样的退出,觉得自己的回报有保障了。但是在最终的实际运作过程中发现运作不下去,然后大家就翻脸了,翻脸后创业者还是没有钱去回购股权,而且利息又那么高,所以大家就只能往崩了谈,闹翻了。这种情况下,合作方和创业者都特别难。”一个与上述疯狂抢项目、但没有抗风险能力的机构合作过的投资人告诉投中网记者。

据投中网记者向一些投资人了解,这些机构之所以急躁着要求退出,与其募资能力低有关。

“现在有很多基金后续募不到钱。对他们来讲压力就很大,所以现在成立了一大批基金,也死掉了一大批基金。在这个过程里,市场变得很杂。”有投资人认为,这类疯狂机构的存在其实是让创业者相比以前的融资更难了。

“以前谈10家基金就能拿到钱,现在要谈30、50、80家基金才能拿到钱。在这个过程里面,专业的基金会给你一些更好的建议,但是很多不专业的基金,也给了你一些不好的建议,在这个过程里面很多创业者在辨识这些基金的时候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不知道谁说的对。或者在这个过程里面盲目的选择,对他日后再融资,包括企业发展带来很大的风险。”曹越告诉投中网记者。

除此之外,疯狂的涨价抢项目也会导致创业者的膨胀。

“因为本身他的企业没有那么高的估值,但因为这些基金把价格捧的特别高,在估值虚高的情况下,一些专业基金因为价格差别太大而放弃投资。专业的基金不投后,其他的基金也不敢投。这就导致创业者不得不把估值调下来,那调下来后又是两码事了。所以,这个市场现在很尴尬,其实这些钱反而让企业融资越来越难。融资效率势必会越来越低。”曹越指出。

基金走向多维度竞争

由于上述因素,导致专业投资机构谈好的项目不是被抢走就是价格被突然提高,不得不更加谨慎。同时,寻找其他更能提高效率的关注方向,比如深耕原有的产业链、做好资源整合。

“现在交易信息完全要封闭,因为只要有一点信息出去,传到其他基金就会很麻烦。比如我们和企业谈好了估值是5亿元,听到风声的一些机构就会立刻过来加价。可能也加不多,比如5.5亿元,企业家接受的话他就可以立刻签协议,甚至把我们之前给到创业者的协议直接给他,他直接签字就行。”曹越向投中记者透露。“这种不理性的市场,逼得我们众合资本也基于整个市场的变化调整策略。”

曹越表示,干扰因素过多也导致一些专业基金不容易静下心来像以往一样看项目。很多美元基金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就是收的策略,就是不在大面积的看项目。

另外还有一个显著的变化是,越来越多的基金开始和上市公司合作成立并购基金,将自己深耕多年的产业拿出来做资源的整合,同时普遍都越来越注重投后管理。

“从2016年开始,金茂资本注重自己在市场竞争中突出自己的差异化优势,重点跟上市公司进行产业战略合作,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围绕着上市公司的产业方向做深做透。”许颙良告诉记者,“同时也成立了投后管理部门,从2016年开始每年定期组织被投企业举办行业的专业论坛会议,为创业者们搭建相互促进、交流、学习的平台。”

无独有偶,国泰君安创投董事长阴秀生也曾向投中网记者透露,“将会深耕产业链,对一些优质资产要长期持有。”

“很多基金早年就开始建自己的投后管理部门,慢慢的很多人民币基金也开始关注投后管理。因为最终投后管理就是帮助企业尽快上市,帮助基金尽快退出。但是现在市场绝大多数基金还没有完整的投后,还只是在前端抢项目、投资项目、决策项目,而在后端的管理基本没有。”曹越说,“现在来讲,大基金越来越大,越来越正规,它的职能是越来越全面,而小基金还处于早期阶段。所以说,在这个市场上,大家已经都是多纬度的竞争。”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