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 Simple is beautiful – whether it’s business model, idea or solution. Focus on solving a small problem and be good at it.
  • Never forget what this word means – aspiration. 
  • The future won’t build itself – actual people will make it happen. If everyone had relied on others to do it,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 innovation or creation then.
  • When you are young, stupid or desperate, you go out and try things against all the odds.
  • Corruption or bureaucracy or inefficiency are in some way technology problems.

Rule number one: We need to admit the fact that we are all consumers – we consume all finds of resources, natural or artificial, to keep ourselves entertained. We design things to make ourselves happy, and life less boring. No exception. Human being is selfish by nature – it’s always me, me and me. Eventually, the earth will be burned out and nothing left.

Life should be enjoyable… I like the theme song in Thomas and Friends…
IMG_1586

A few websites worthwhile for a visit…

http://spectrum.ieee.org/

This is the IEEE Spectrum magazine where you see some latest technology development and press release.

http://www.deeplearningbook.org/

A good book on deep learning

http://techcrunch.com/

https://arstechnica.com/ A UK site sharing latest technological advancements

http://www.wired.com/

https://www.ted.com/

http://www.inc.com/

http://www.technologyreview.com/ (MIT Technology Review)

http://www.engadget.com/

http://www.inc.com/inc5000/index.html

http://www.linux-magazine.com/

http://www.linuxuser.co.uk/

One more thing…

Templates built with Bootstrap framework

http://startbootstrap.com/

https://bootswatch.com/

An open-source hardware (pcDuino)

http://www.linksprite.com

Just a few other things that seem interesting to me.

 

My favorite Dev tools:
Java, Python, Ruby, Ruby on Rails, JavaScript, Bootstrap, JQuery (UI, Mobile, etc.), Angular JS, Ionic, Cordova, Topcoat (a light-weight CSS framework), and Node.js.

Where the Internet or personal computing is moving…
If the center of computing has shifted from PC to mobile phone, then the mobile phone should run all the peripheral parts of a personal computer. On cloud computing, the processing is in the phone, while the data and applications run in the cloud.

Another type of innovation
There are two types of innovation. The first one is to fundamentally change the way people do things or give people something they don’t already have – even though sometime people may not need it at all. The other type – to create something people use to kill their time. Nowadays there are just too many people of this sort. Opportunities? A big YES.

Below is an interview that happened near 2018 CES show and some of the views on innovation and finding your shear angle are worth reading.

猎豹傅盛:不是我中年危机,是这个时代在加速变化


网易科技讯1月9日消息,猎豹移动CEO傅盛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出席由极客公园举办的极客之夜,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进行对谈。在访谈中,傅盛就CES上呈现的人工智能趋势进行了解读,并透露猎豹移动将在今年的3 月 21 日发布和机器人相关的硬件产品。

以下是现场速记全文:

一、 CES 观后感:这几年深度学习不断产品化

张鹏:在乌镇的时候,好像有一篇文章专门谈到你这身装扮,号称是中国最时尚的男CEO,可以这么定义吗?

傅盛:反正有一次去华兴,我以为参加个会,没想到过去是评奖,评我一个最佳跨界投资人,还有一个当晚最时尚投资人。

张鹏:我觉得他们处心积虑,这不是说你不务正业嘛。

不过今天来CES,你CES好像还没有逛是吗?

傅盛:我前天晚上到的,这两天都在不断的见人。

张鹏:你们这些科技大咖的CES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去看展,你们主要看人。我记得应该都是这样的,看了很多有意思的团队。接下来你得给我们描述一个你看到的CES,也是拿笔写一个你认为的关键词。我看你写哪个词?

好,写的词“智能”,讲讲吧,“智能”这个词我们说的比较多了,你对“智能”俩字在这次CES的理解是什么?

傅盛:今天我正好有1个小时空档,自己逛了一下。看到的和我想的也差不太多,我觉得这几年就是把深度学习不断产品化的过程,整个业界都在大踏步的往前进,刚才 NVIDIA 的张总也说了。我记得我在公司内部推荐NVIDIA的时候,我当时写了一个PPT,上面那句话叫 Welcome to the GPU World。我说我们都是CPU培养大的一代,但今天要学会GPU,那时候NVIDIA的股票30美金吧。

张鹏:然后你买了?

傅盛:我没买,有一天半夜我一个同事突然发信息给我,涨了快100美金了,说多谢老板,幸好弥补了我在猎豹股票上的损失。

张鹏:你的内心是崩溃的。

傅盛:我内心心想,真是会说风凉话。

其实看NVIDIA就是一个很好的标杆,我记得去年印象特别深刻,当时开展之前前一晚的Keynote,黄仁勋讲的。后来我记得在NVIDIA办大会的时候,我还专门飞过来跟他会一次面,其实这一年他们在东京机器人展会上,也展览了我们一些还没发布的产品,我觉得这个时代就是一个快速的智能化推荐。

还有去年印象最深就是 Alexa 的遍地都是,今天你看到OK Google也到处都是,我今天看高通的展位、Google语音的设备。

张鹏:Google感觉今年很着急。

傅盛:都很着急,微软也很着急,一个新的时代正在到来,一般一个新时代到来的时候,大家都简单认为是泡沫、热潮,事实上等到真正它发威的时候,可能正好是热情消退的时候,所以我觉得今年也挺不一样的。

二、人工智能的机会在于技术的产品化

张鹏:今年您的感觉,智能这件事从之前的热点概念,变成大家都在开干现实的潮流?

傅盛:对,人工智能我一直认为,我很早开始看人工智能,我觉得人工智能一开始就是有两个极端的判断可能都不是太对的:

第一,极端神化,每个人讨论人类会怎么办。以后是不是对人类有害,我觉得这种太夸大了,人这种生物这么多年,反正短期内看不到。长期你看到看不到,讨论这个事没有意义,长期来说人都会死的。

第二,短期的错误看法。说人工智能是热潮的东西,只是大公司炫技的东西。其实我觉得真正来说,人工智能如何落地才是现在这个行业真正要面临的事,怎么把它变成一个产品。作为用户来说,用户并不关心产品背后的技术是什么,他只关心这个东西给他带来的体验如何?

所以,一味争论技术路线本身我认为是不对的,今天人工智能在第一种思潮下各种刷分,一会99.999。

张鹏:对,小数点多少位。

傅盛:这种你一看它用了100多层的神经网络,运算能力需要很大,根本没法实用。今天可能你在一个手机上一个iPad的上,怎么能实现更好的人脸识别,像iPhone做的。

还有一种,我认为单纯的技术,本身的快速导向没有太大意义。而我认为最大的机会来自于把这些技术换成产品。而这些产品本质上不是靠简单的技术驱动。很多人问我你们做人工智能有什么优势?我给大家讲一个例子,我们321要发一个发布会,里面有一个数据,大家知道小米的小爱同学,就是那个AI 音箱。它大概接了接近10个语音转文字(ASR)提供商,我们是最后一家接入的,所以我们拿到的数据开始最少。我们转换识别准确率从第9名用一个月的时间做到第1名,超过了很多做了很多年的公司。

张鹏:为什么呢?

傅盛:给你举一个小例子就知道了,这个点子其实一讲就通。

比如所谓的语音转文字的准确率,这是怎么测出来的?是一个大的长文本,比如5分钟的新闻联播,大家看这个字准确率是多少?但是你知道5分钟的新闻联播可能在实际场景中,你几乎不会用。而真正在音箱里是什么?音箱有30%的词是用户说,暂停、播放、下一首、上一首。如果一个做技术的同事,他肯定会盯着大的提高一个点两个点,那一个点两个点对用户没有感知。

但上一首下一首的准确率,我们做得相当高。这就根据场景优化,可能你觉得这个东西一把刀,我要搞一个屠龙之刀,但世上没有龙,其实我有一把杀猪刀就够了。

张鹏:主要用来杀猪就可以。

傅盛:我们当时对智能音箱的理解,就是用户拿它来听歌、听内容,你今天讲所有智能陪伴这件事本质上不靠谱,搞过深度学习的都知道,深度学习对于NLP语义理解几乎没有突破,很少突破,所以它并不能知道你话的真正含义,它只知道那些文字对应的文字。这个文字真正用得好的地方,就是听歌、听内容,帮我播放一个更好的,我把它定义成更好的远程的摇控器。

所以,这个产品思路落地以后,你很多技术力量会往这里输送,虽然我们肯定不如先辈,但是我们可以在产品上更好的落地,我觉得这是AI有可能产品化的机会。

张鹏:我觉得你说这点挺对的,你做东西其实会有不同的思路,我觉得要用不同的思路往前走,不一定只是一个技术路径,如果大家只在一个方向上去,只能爬一个坡,那这个事就只是变成谁人多,谁钱多。

傅盛:对,就很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一个产业只能靠技术的演变单纯突破的话,那就不需要产品经理了。所有的大公司、研究公司永远是最好的,招最好的人,最好的技术。

其实你看到真正给社会带来变革的很多产品,都不是最先进技术的组合,简单组合,而是把一系列技术通过当时可以用户接受的价格、体验给用户的。苹果出来以后,我相信诺基亚以当时公司的力量,全力以赴的对付它,苹果未必真的能够那样的涨,我觉得应该是诺基亚觉得这个产品根本不会满足用户需要。

张鹏:从它技术的维度和技术视角看,觉得它不成熟,觉得它不行,做得好差,所以才给了它空间。

我觉得你说这点很重要,要有不同的视角看这个事,不是世界上只有一个维度。

傅盛:对。

三、融合时代,互联网公司机会多多

张鹏:所以,这次你作为一个软件出身的人,不光现在自己杀到硬件的领域,因为你刚才透露3月21号要发硬件,而且是机器人相关的产品,而且这次来CES也看了这么多。

你的感觉是看完这么庞大的硬件世界,也投身其中,你一个软件出身的人,是一种兴奋还是紧张还是什么心情,还是机会多多?

傅盛:我还是觉得机会多多,其实融合也是一个很好的词,今天是一个软件和硬件结合的时代,是技术和产品融合,还有服务和制造都要融合。

所以,它涉及到一个很重要的点,其实我们过去所有积累的经验,本身是绝对不够的。这时候谁能融合的更好,谁可能更有机会。因为做软件在快速迭代当中走了很多圈,当我招第一个硬件同事的时候,他会跟你说,傅总硬件和软件不一样,不能追求这么快。

但是我反过来在想,为什么一定要慢?为什么不能用别的方法,总是想办法让它快一点。其实你发现这是思维的融合,当你用互联网的思维看待很多产品的时候,你会发现真的还是有很多机会。

坦率的讲,我今天觉得在机器人领域,没有一家真正做出产品的厂家,要么是硬件制造的东西累加在一起,要么是做了一两个demo,好像没有真的从用户的角度思考这个东西到底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样价格需要,需要它来做什么。总是觉得我有了AI我可以掌控一切,我可以跟你交流。我觉得这些说明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机会。

张鹏:所以怎么有一些新的产品思维、智能化思维融合进去,就是把技术、硬件工业的能力要跟这个合体,刚才陈磊说的融合,我觉得确实是一个蛮好的点。

傅盛:对。

张鹏:在乌镇大会期间,网传你和多年不见的周鸿祎首次同框,据说还有和解,能不能讲讲故事细节,你说说吧。

傅盛:同框很意外,正好在一个饭局上遇到了,总不能PS掉。

张鹏:内心还想PS掉。

傅盛:其实这件事对我来说早就过去了,我也不会排斥。

反过来讲,我算了一下2018年,正好是我从360离开10年,古话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张鹏:老周那边打喷嚏了。

傅盛:我说站在一个10年维度看的时候,当时你觉得过不去的很多坎儿,或者解不了的很节,有一句话叫你站在外面高峰看的时候,一切都是浮云。如果有时候你不是很那个(释怀)的时候,说明你站的不够高。

我对那件事,比如欠我股票的事,其实我不需要这笔钱,我生活的也很好啊。

张鹏:对。

傅盛:虽然官司在香港还没判。

张鹏:再多说一会就不同框了,不能让极客之夜变成……

傅盛:宫崎骏说,在人生道路上总有人和你一辆车,有人下车,有这种经历也算是缘分。

张鹏:曾经一起坐一辆车,也是一段难忘的过程。

傅盛:对,至于那段事情,就让历史平复就好了,其实证不证明也不重要,反正就过去了。

张鹏:就过去了,我觉得这个大家双方都坦然,对这个事都翻片儿了,我觉得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个过程

其实某种程度上,确实印证了你现在站在不同的高度看这样的事,可能有不同的理解。所以,有的东西自己往上走就好了,有一天再回头看会不一样。企业家的这段经历,我觉得你特别典型,我觉得你这个问题回答的特别好。

四、智能音箱的市场才刚刚开始

张鹏:让你再答一下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不错,你好像应该是今年第一波出智能音箱的在国内,小雅。

傅盛:对,而且那个音箱,其实所有的技术,从麦克风阵列到语言转文字、NLP到最后全是我们做的,虽然是跟喜马拉雅合作,喜马拉雅本质上提供了内容和箱子。

张鹏:灵魂都是你弄的嘛。

傅盛:对。

张鹏:但是双十一的时候,好像讨厌的阿里和京东,把智能音箱卖到了几十元一个,你当时内心是不是觉得巨头进场让你很痛苦?

傅盛:其实大家不知道,我对我这个产品的vision也好或者布局也好,其实我后来发现我的想法大了以后,我提了一个化整为零。

回到刚才的问题,怎么把硬件更快速的迭代,其实你后来发现,如果你做一个复杂的硬件,你想快速迭代是很难做到的。

所以,我当时在公司内部提出来,把每一个具体关键的技术产品化,把它分解成很多小的硬件。为什么我们会做智能音箱?因为我当时认为人机语言交互的体验是不让我满意的,在很多的点上。

所以,我们就想把这个技术打磨透,正好喜马拉雅也想做,我们就一起做了这款智能音箱。

对于我来说,收获了一个完整建制的语音,整个语音全链条我们打通了。因为当时除了积累很多年的可以做麦克风阵列,能够做语音转文字、NLP之外,入门都很难。

所以,我们拿这个目标事实上是把我们整个链路打通了,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我觉得这一点已经非常好了,这是第一。

第二,当时选跟喜马拉雅合作,就是我认为营销的本质上,是需要很多品牌和内容的支撑,你光拼技术是没有本质的意义的,虽然我认为我比不做AI的人要强,但是和做AI的人相比,大家都在这个坑里都知道,也没什么黑科技,对着话筒说里面的数字,翻译我们也做了。其实底层都差不太多,这时候还要靠产品和营销去完成。

所以,我们当时合作了这款音箱。

我对这个过程本质上还是满意的,没有实现偷袭得手,但还是有意外的惊喜。我们带321的时候会宣布一些合作,这些合作也是有巨大用户量为基础,大家可能会忽略我们有一些领域还是潜水在做。

最后你发现,只要你站在一个风口上,你把工作做细,你看到的机会,坦率的说,比我们做手机APP的机会还是要多很多。你这边看是很激烈的竞争,那边看到各个行业旺盛的需求来找你。

其实我们今天跟很多厂家的合作我们都做不过来,我们现在划了很多线,为什么这次会过来还会跟有一些人谈,大家一方面如果从表面看就是这个厂竞争很激烈。另一个角度就是语音这个旺盛需求,我觉得不是一个音箱能覆盖的,有很多。

当然就音箱本身,我也认为阿里也是做了一件好事,包括小米。小米的小爱同学,其实也超出他们自己的预期销售、激活率,因为我们在后台都看得到我们的小雅和小米的一些数据,整个用户的时长、交互频度都比大家想象的好。

因为在我做音箱之前,很多人置疑说音箱是不是只有美国才会有,美国有音响的传统,什么房子大,中国房子小放不下。其实我一直认为,底层需求都是一致的。

虽然降价能卖那么多,但是你想如果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也许未来1亿个家庭,每个房间都有一台,那是一个几亿台的市场,才卖100万台,也才刚刚开始。

所以,这个机会也非常大,我还挺开心的。

五、『不是我中年危机,是时代在加速变化』

张鹏:这种心态我觉得也蛮好,其实我知道另一个问题是什么,我直接问了。大家都觉得,包括我个人也觉得,你从海外上市之后,基本上不断尝试新的东西。我跟很多人私下聊,傅盛是不是中年危机了,总要尝试新东西,总要找战斗的感觉。

你今天是不是在这还还原,什么东西驱动了你完成一个循环之后,你这么上下左右冲突做新的东西,有什么统一的逻辑吗,还是有什么东西在驱动你?

傅盛:刚才小鹏非常会心的笑了,像他一个做浏览器的跑去做汽车。其实我们这代人,既是幸福也是悲哀的地方,大家只注意到猎豹上市这段看到猎豹出海,其实大家没有想过,其实猎豹是一家,如果真的说历史,它是一家非常长历史的公司。

我当时成立这家公司没多久,它叫可牛,雷总就说你要做安全,就把金山毒霸给你。我当时心想好,金山毒霸多好。结果拿到手看了以后,发现金山毒霸是一个有10多年历史的软件,给你们这么讲,10多年历史的软件意味着什么,里面有什么bug人家都改不了。然后有一天,突然微软升级一个补丁,好多用户就蓝屏了,一看是6年前的一个bug。

那时候有很多包袱,可以看一下那代企业还有谁,就和金山毒霸一起的,有瑞星、江民、卡巴斯基、McAfee、诺顿这样的企业。你今天看看这些企业,好像在个人端都没有了,至少个人端都没有了。我记得我拿到金山毒霸的时候,那时候我们收入已经跌到一年1.2亿,那时候瑞星大概还有3亿-4亿的收入,但是我看它前年要上新三板,收入7000万。6年过去了,它变成了7000万的收入。

所以,正是因为我们当时处在那种危机下,所以我们先是免费。免费以后,3Q大战又打,打了以后,我们发现移动端又做不动了,因为腾讯也在做。当时我跟Pony谈过好几次,他说这是我们的国防,不能像给搜狗资源就给你了,把搜索可以给搜狗,但是安全不能给你。这我就很痛苦了,安全巨头们都要做,我们最后想的就是海外。

我们在海外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当我们发展以后你会发现,Google和Facebook还有苹果对这个行业的统治,其实和中国的BAT有过往而不及,我们最害怕Google每次更新它的policy,更新一个policy收入一天少10万美金,再更新一个policy又少10万美金。以前它说我的系统不完善,你可以跟我一起共建这个系统,过了两天说我系统完善了,这个功能你不能有了,下一个功能你又不能有了,这个权限你又不能有了。

你今天举不出一个手机上独立的安全厂商,这是这个行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多希望当年有区块链,合约就不可更改,当他们变中心化以后,他们都会这样。

所以,本质上从另一个角度,这个行业变化太快了。那天我在饭局上,跟周鸿祎有几句交流,其实他说我们俩的经验都是从安全和工具来的。所以你看这个时代它变化太快,才逼得你不断做寻找新的机会,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这个时代的变化,也使得我们要重新审视商业逻辑,在以前我们认为专注和分工是最好的,比如微软和intel和联想的分工。

但是今天你看苹果什么都做,它上做到CPU下做到零售店,中间的App Store还有音乐版权,但是它今天是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你看美团什么都做,王兴还专门说过什么叫边界,我还就这个问题讨论过。

后来我发现,以前有边界是因为人才流动很慢,知识流动很慢,所以本质上你很容易产生一个垂直壁垒。今天你讲AI一个人带着一个team就去这边了,又去那边了。

所以,一个公司可以很快的建立它的AI能力,也可能失去它的AI能力。

我今天不认为有什么是真正的壁垒,唯一的壁垒是来自于你对这个行业的思考和你自己内心的一些限制。还有这个时代一个最大的悲哀,很多公司消失根本不是因为他没做好,是他把以前的东西做得太好了。类似科达、诺基亚,我刚提的那些杀毒软件。

张鹏:停止进化了。

傅盛:就是这个时代不是说不断累加,有时候一个转弯。比如今天说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好几个因为跟我在工作上产生对他工作不满的同事,年终离职了,最近见了我说,幸好当时有时间看了看币圈,买了点什么,赚了好多好多圈。其实你说他到底是得到还是失去?

所以,我自己觉得这个时代,并不是我中年危机,是这个时代在加速变化。如果我们不往前跑,有可能很快消失了,包括迅雷如果不做硬件还在做下载软件,我相信迅雷也不会有今天的二次崛起。

所以,这是我们一个很难的命题,当你追求新的东西的时候,人家会说你不专注,中年危机。如果你只做原来的东西,他马上会来一篇文章说你已经老了,垂垂老矣。

所以,不用在乎别人怎么讲。

张鹏:我觉得你刚才说的这点,给我最大的收获是,不管你也好,小鹏也好,因为我跟你们都很熟,我能感觉到,归根到底因为大家做得不是一个挣钱的事,说是把一个上市循环完成怎么样,我觉得你还是要拿科技做一些让自己兴奋的东西,这个东西随着技术的发展,边界在会不断的延展,也是一种必然。

傅盛:对,我来之前因为我看了这个问题,我想了一个比喻,如果你在德州扑克的牌桌上打牌,当你发现抓一手不好的牌,你肯定放掉了,继续抓。其实德州的本质就是你不断抓拍,最后抓得一手好牌,然后用这手好牌一次all in打掉。

事实上创业也是这样,你并不能保证你当时的那个方向就是这个行业最好的方向,有时候你一开盘正好这个行业没了,会有这样的时候。但当你在做企业的时候,在追求一些新机会的时候,大家就会提到所谓的专注,我觉得这是太简单化的思考这个问题,是因为在牌桌上,你知道哪些牌是好的不好的。做企业的时候,其实很难判断。

张鹏:非常赞同,今天傅盛状态很好,我们聊了很多很有意思的观点,接下来期待3月21号你的发布会,期望那次那张牌你开开,是准备all in的一场经典的好局,谢谢!

傅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