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项目没底线、创业者融资效率更低 – Pre-IPO市场素描

“知名基金看好的项目,随时可能被其他基金抢走,不管什么背景,不管基金大小,有的基金抢起来根本没底线,所以,好项目随时都会被抢走。”众合资本曹越告诉投中网记者。 2017年5月底,减持新规推出,多位投资人士表示这将有利于将引导PE机构转向价值投资,Pre-IPO市场也可能有所冷静。 自2016年下半年,外汇管制导致资金难以出海投资,加上同时国内创业板、主板市场IPO审核提速,退出周期短让大量资金迅速涌入中后期项目的投资,从而造成一系列弊病,如投资方对项目的激烈争夺导致估值严重虚高、创业者难以拒绝高价诱惑接受不专业的资金导致退出受阻时的纠纷、知名基金不得不对交易更加保密和谨慎和大量中小型基金被迫走向转型等。 “从减持新规政策出台至今,目前来看市场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可能是因为时间太短,一级市场的反应可能会有一个滞后的过程,也可能是一级市场资金投入太多。从最新的数据看,仅仅产业基金就已经突破万亿了,所以对政策的敏感性还没有到时机。”金茂资本创始合伙人许颙良向投中网记者表示。 新规的成效还需时间的验证,但前期已经进入的大量高价资本还给一批待上市项目留下了隐患,但同时也让中国的股权投资越来越注重深耕产业链和更加重视资源整合与投后服务。 项目随时会被抢 “前段时间我们曾接触到一家医疗器械类公司,估值4.3亿元,虽然我们投委会认为这个估值偏高,但仍在评估价格体系认定的范围内,所以顺利过会。没想到的是,后来接触这家企业的投资机构很多,估值一下变成了6亿元。”许颙良告诉记者。 历史总是相似的,这样的资本环境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2010年,创业板IPO风生水起,一个“全民投资”的时代随之到来。彼时的资本市场,除了传统的外资基金以及国内高净值投资者之外,政府、大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成功创业者个人以及一些高净值人士个人的资金纷纷进入VC/PE领域,大大冲高了投资的成本。 但是,“现在的资本环境几乎比2011年的时候还要疯狂,有些基金抢起项目来实在是没有底线。”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告诉投中网记者。 “大家所有的项目都是在市场上,都在抢。我这两年也做了一些交易,做的过程中就有不同的基金来跟抢。他不会跟你谈企业的方向、未来,更多的是这个基金给你什么样的价格,在这个基础上加价让我们来投。”曹越说。 据曹越透露,2016年众合资本与同创伟业曾合作做了一个项目,中间遇到各种各样的基金干扰创业者的判断。所以,众合资本与同创伟业只能不断地调整其投资模式和投资结构,同时估值也在不断地调整。 一位国资背景的基金管理人告诉投中网记者,“现在老是在谈估值,这个估值不就是大家抬轿呼喊变得虚高的吗?估值就是你未来的收益回报,这个是最根本的。” 其实竞争一直都在,现在的问题主要不是“抢”,而在于没法讲道理的抢。 “以前也会有抢的时候,但是来抢的也是同行的竞争。比如红杉中国、IDG、君联资本等一些知名基金也会有竞争,但是大家拼抢也是正大光明,因为大家投资的理念、模式、交易的结构都是一样的。但现在面对的基金是没有任何底线的,没有任何理念可言,你没办法跟它讲道理。”曹越告诉投中网记者说。 在曹越看来,对于这些疯狂抢项目的新投资者来讲,如此不顾风险应该是对项目过于乐观,尤其是在估值层面,所以带着赌一把的心态。 “不过,减持新规的实行,可以让这帮疯狂抢夺Pre-IPO项目的基金冷静一下了。”许颙良表示。 谁在疯抢 “最疯狂的往往是新成立不久的基金,有刚成立的,有成立一两年的,至多是成立了两三年的。”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人告诉投中网记者。 据这位投资人介绍,有些新基金因为没品牌,也没有什么项目渠道,只能靠朋友介绍。所以,一旦在市场上看到一个项目,尤其是发现这个项目有专业人士或专业基金要投,他就会立刻去抢。因为他认可专业基金在企业未来方向上的判断,因此,他就专盯着这类项目争抢。而抢的手段不外乎就是提高价格。…

Uber CEO to leave post

要说地球上哪个CEO近来最闹心 恐怕非Uber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莫属 从年初开始他就麻烦不断 被集体抗议卸载软件 被指责对员工性骚扰置之不理 被Google兄弟公司起诉偷窃技术 对Uber司机发飙引起民愤 陷害竞争对手被揭穿 9个高管相继离职 …… 总之是 里里外外鸡鸣狗跳、不得安生的样子 这个曾经火上天的创业天才怎么了?! 【从神坛到混蛋】 7年前的夏天,一个叫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美国小子用一款软件颠覆了地球人的出行。当时,他才33岁。 这款软件就是Uber。靠着它,卡同学没有一辆出租车,却可以将全球各地的出租车操控于股掌。这种对历史的碾压让他一夜间风靡世界,并集各种荣耀和崇拜于一身。 但随着媒体的一次次曝光,“混蛋”也渐渐成了他的形容词。 比如,他把拒绝Uber的人统统当成敌人,无论政府还是民间,火力全开,带着脏字反击。以嘲讽的口吻说“首尔政府还生活在过去”,谴责堪萨斯政府是“反科技”,而德国的竞争对手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叫出租车的混蛋。” 他还敢得罪用户,即便用户有理。2013年美国东海岸暴风雪期间,打车需求增多让Uber的智能动态定价水涨船高,涨到了8倍。乘客们指责他趁火打劫,发灾难财。但他对此置之不理。…

Facebook/M8 bet on AR/VR

每年的 F8 大会是 Facebook 公司全面展示其新技术、新战略和新想法的全球开发者大会,而刚刚过去的 2017 Facebook F8 大会也毫无疑问吸引了全世界开发者们的目光,人们都想从这家科技巨头身上看到他们对未来的展望和设想。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在今年的 F8 大会上,Facebook 将重头戏放到了 AR 技术上。作为一家以社交网络为主业的互联网公司,很多人都对 Facebook 做出这样的选择很不解,它背后的理念和逻辑是什么?为什么 Facebook 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这样的决策对于整个行业有着怎样的影响? 带着这样的问题,我们在美国 San…